不敢去深想,温可欣强打着精神和温辰聊天,小家伙却很心疼自家妈咪,说了两句后就爬到了旁边的陪护床上假装睡觉。

    温可欣本就失血过多,刚才那一番折腾下来,她也撑不住了,所以温辰没有搭话后,她很快就睡着了。

    听到旁边传来的沉稳的呼吸声,小家伙才重新爬起来,取出笔记本,就这么坐在床上敲敲打打。

    一个个防火墙在他的手中破解,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小包子的脸上慢慢多了一丝凝重。

    就在这个时候,傅氏集团的技术部门已经一片鸡飞狗跳了,部门经理更是冷汗岑岑,亲自上阵,开始拦截那段来势汹汹的代码。

    但是,对方的技术明显高于这个部门经理,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集团的防火墙一层又一层地被对方的代码冲击突破,已经逼近了最后的壁垒了。

    作为一个强大的集团,傅瑞琛对这方面是很重视的,平时也经常进行更新检查,保证自家的防火墙的坚固程度。

    这么多年,傅氏集团经历过无数大大小小的黑客攻击,都被他们一一拦截并追溯到了根源,直接一锅端。

    但是现在这个黑客的技术太高超了,那些代码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加上速度迅捷,他们只有招架的份儿,根本无力反击。

    如果防火墙被突破,那傅氏集团的所有机密都会被对方盗走,作为部门经理,他根本承担不了这个后果,所以,他通知了傅瑞琛了。

    傅瑞琛很快就来了,一身寒霜,看得技术部门经理胆战心惊的。

    他并没有骂人,只是看了两分钟,便坐了下来,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纷飞,一行行代码迅速地被他敲了出来。

    可,就在他要发动攻击的瞬间,对面突然停了所有的动作,并且在转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傅瑞琛的手指暂停在半空中,最后将那些代码重新删除,然后看也不看身旁战战兢兢的众人,披上西装,走了。

    另一边,小辰辰正无奈地看着病床上非要起来用电脑的某人,道:“妈咪,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就是想起来工作。”

    温子欣尴尬地笑了笑,道:“怎么会呢,妈妈只是想重新看看合同,妈妈总觉得有些地方漏看了。”

    这个理由异常强大,无论是作为温辰的妈咪还是直接经纪人,温子欣确实有责任把关好他所有的合同。

    但是她忘了,小辰辰可不是普通的五岁小孩,所以,她嘴皮都说破了,眼前这个小包子就很严肃地盯着她,一句话也不说。

    温子欣最怕小辰辰这样了,因为这意味着,这孩子生气了。

    是真的很生气。

    所以,温子欣说着说着,声音就低了下去,最后叹了口气,脸色忧郁,不再开口了。

    一分钟后,一台笔记本便被送到了她的面前,

    “一个小时,你只能工作一个小时,我现在就开始计时。”

    小家伙说着,竟然真的像模像样地拿出自己的手表,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等着了。

    温子欣露出得逞的笑容,也不客气,熟练地打开自己的文件夹,导入相机里温辰走秀的照片,开始修图。

    她压根不知道,就在十分钟前,自己的儿子正拿着这一台电脑干了什么大事。

    温子欣的速度很快,全部处理完之后,也不过过去了二十分钟,她看了一眼正安静看书的小辰辰,切换了页面,找到了自己的邮箱。

    与此同时,她的手机上传来了一条短讯。

    “温小姐,你要的资料已经找到了,只是,情况不容乐观。”

    “我知道了。”

    放下手机,温子欣看着屏幕上的邮件,眉头锁得紧紧的。

    在父亲的葬礼上,温子欣早就当众说过,自己才是最名正言顺的继承人,但是现在这份文件给了她狠狠的一巴掌。

    原来,当初父亲把自己送出国后,居然还出具了法律协议,表示和她断绝了父女关系。

    换句话说,她其实是最没有继承权的那个人。

    如果父亲活着,她或许还有机会,但是现在……

    温子欣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这一场官司,赢不了了。

    既然如此,那之前的计划就该变一下了。

    “妈咪,一个小时了。”

    稚嫩的声音在耳朵边响起,还在愣神的温子欣突然觉得手中一轻,她的电脑就被小小辰毫不客气地收走了。

    “喂,温小辰,好歹我是你妈咪欸,只有我管你的份儿,你怎么能管我呢?”

    温子欣佯装生气,但是小小辰早就上过当了,因此不屑一顾,道:“妈咪现在是病人,病人应该谨遵医嘱,妈咪,医生叔叔说了,你该卧床休息。”

    “另外,妈咪你说过,做人要讲诚信,你答应过我的,只工作一个小时。”

    温子欣举手投降,一脸无奈。

    “好吧好吧,妈咪错了,妈咪这就休息。”

    小小辰这才满意地点点头,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伸手去摸了摸温子欣的头发,道:“这才乖嘛。”

    温子欣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有的时候,她甚至都不知道,究竟是谁宠着谁。

    这边其乐融融,温馨舒适,另一边,温家,温安然正端庄地坐在沙发上,仔细品尝着手中的咖啡,听着秦兰碎碎念叨着温子欣突然出现带来的影响。

    “所以你们真的派人去了吗?”

    对于温安然,秦兰是异常的疼爱,当即点头,道:“我不能让她去阻碍你的前途,毕竟那个男人,可不简单。”

    温安然点了点头,想到傅瑞琛,她的眼睛里就闪过一道寒芒,那个男人,这么多年了,对自己一直是不冷不热的,如果不是有那两个龙凤胎,恐怕他都不会正眼瞧自己一眼。

    好在还有那两个孩子在,她之前一直以为温子欣死了,所以一直过得很踏实,但是这一切,都在温子欣出现的时候毁得一干二净。

    她知道,只要温子欣存在一天,她的秘密,就迟早会暴露出来。

    那个男人可忍受不了欺骗,到时候他会做什么样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她不敢赌。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