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野望意识到坂口安吾似乎误会了什么,但也多亏如此,才让坂口安吾在无意中透露了许多信息。

    比如,星野望在记忆中看到的白发红瞳的男人,身份与政府有关,甚至获得了异能特务科的庇护。

    他暂时不知道异能特务科为什么要保护红眼哥,但他们的行为让星野望对特务科乃至政府的立场产生了怀疑。

    星野望向系统确认过,红眼哥也是受到了禁忌知识影响的人。

    爆炸哥被禁忌知识影响过后,精神状态堪忧,最后在横滨街头闹出了一个大动静。那同样受到禁忌知识影响,且与政府有联系的红眼哥,他身上的异样一定会被异能特务科察觉到。

    星野望回忆起系统介绍过的禁忌知识。

    ——那是来自世界之外的知识,不能为人所了解的真相。

    禁忌知识会让人陷入疯狂,但风险与收益往往成正比,如果真的能找到方法,掌控禁忌知识,并用这些来做点什么,那异能特务科为什么要护着红眼哥,也能理解了。

    假如真是因为这个原因,异能特务科无疑就站在了星野望的对立面。

    星野望对坂口安吾的观感不算差,但也不指望他能帮助自己,坂口安吾能拥有两个保镖随身保护,在异能特务科的地位一定不低,他能在这种情况下来提醒自己,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既然坂口安吾认为自己和红眼哥有仇,不如顺势应下,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再套出点什么来。

    星野望说出那番“用歌声让他洗心革面”的炸裂发言后,坂口安吾的表情空白了一瞬,连带着站在他身后,一直沉默得好似雕像的保镖也诧异地望向他。

    “安吾是个聪明人,想必已经猜出了一些,我就不细讲了,”星野望很快吃完了手里的大福,模棱两可道,“我是不可能停手的哦,即使要与你们为敌。”

    保镖之一将手放到了刀柄上,另一个触到了腰间的枪托。

    “哎呀,别这么紧张嘛,我不打算在这里和你们打起来——只不过,也不怕打起来就是了。”

    “你觉得呢,安吾先生?”

    坂口安吾抬手,制止了武斗派的行动,两个保镖对视一眼,彼此都放下了手。

    避免无意义的冲突,尤其是这场冲突极大可能是以己方失败告终的时候。

    [你要想清楚后果,就算不提我们异能特务科,那个人也并不像白天的异能者一样好对付。]

    “请相信我这个世界第一的吟游诗人。”星野望笑眯眯地回道。

    [即使失去异能力?]

    “即使失去异能力。”

    坂口安吾凝视着温迪,少年的笑容平静温和,如旷野上缓缓吹过的清风。

    正如人类无法预测风的方向,也无法掌控风的行踪,温迪想做的事,也不是坂口安吾自己能阻止的。

    坂口安吾后退半步:[既然你心意已决,那我也不再多言,下次见面,或许我们会成为敌人。]

    一个奉命掩盖涩泽龙彦的痕迹,一个一心追查涩泽龙彦的踪迹,再次对上的时候,场面大概率不会像现在这样平静。

    坂口安吾收起纸笔,转身离开,武斗派自然殿后,警惕着温迪的动作。

    温迪手里捧着空了的包装盒,不仅什么也没做,甚至还送给了他们一个友好的笑容和一句“再见,路上小心”。

    “虽然你在和我对着干,但其实我不讨厌你啦,”少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没必要说什么‘敌人’之类的话,我的敌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不是你,也不是任何一个人。”

    因为他的“敌人”根本不是人,甚至算不上个东西。

    坂口安吾愿意来提醒自己,星野望对他也算有几分好感,因此愿意在最后说点好话。坂口安吾的立场和行为有矛盾,这说明他自己并不完全认同异能特务科包庇红眼哥的行为。

    坂口安吾的脚步一顿,又迈步离开。

    不管坂口安吾有没有因为他的话再次开始头脑风暴,总之,星野望从他们简短的交谈里抓到了关键信息。

    当时坂口安吾反问他,即使失去异能力?

    这话说得很奇怪。

    异能力不会无缘无故消失,坂口安吾这么问,只有一个可能——红眼哥也是个异能力者,他的能力便是使他人的异能力失效。

    是个棘手的能力,但对星野望来说,等同于没有。

    因为他根本就不是异能者,他用的是魔神的身体。

    你们异能者的事,和我这个来自提瓦特大陆的魔神有什么关系.jpg

    虽然没能套到红眼哥的具体信息和行踪,但能知道他的能力,和他与政府之间的关系,对星野望而言已经算是不错的收获了。

    便利店的时钟已经指向了凌晨三点,星野望舔了舔嘴唇,又低头看了看空了的包装盒,转身再次进入了便利店。

    甜点是他为数不多称得上喜爱的东西,只是以往受限于糟糕的身体,星野望只能摄入少量,如今换上了魔神的身体,倒是可以放心吃了。

    “美丽的小姐,又是我,对,我还要这个!”

    “您笑起来简直像朝阳一样明朗,温婉动人——我说的当然是实话啦,任何人看见您,都一定会有这种感觉!”

    收获了一大堆甜食后,星野望回到了安全屋。

    *

    有人睡得香甜,有人彻夜难眠。

    &nbs-->>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 中原中也今天不得已加班了。

    港口Mafia今晚有一批军火交易,货物被放在集装箱内,由他手下的一个小队长全权负责。

    就在刚刚,小队长给他打了个电话。

    粗粝的声音断断续续,向他传达了一个糟糕的消息——有一个穿着打扮十分怪异的少年闯入现场,破坏了集装箱内所有的枪支弹药,在打晕他们所有人后扬长而去。

    态度十分嚣张。

    中原中也一听就皱起了眉,不仅是为了被破坏的货物,也为了神秘少年的不同寻常的举动。

    他只毁掉了货物,却没有杀害任何一个港口Mafia的成员,就像是特意留着他们来通风报信。

    中原中也说了声“我知道了”,便挂断了电话。

    “发生意外了吗?”

    “是,首领。”

    昏暗的办公室内,身着黑色大衣、带着红色围巾的男人坐在长桌之后,五指交叉抵在下巴处,等着中原中也汇报情况。

    “我们的货物被人损毁了,前来破坏交易的人打晕了所有Mafia成员,之后离开了现场。”

    “是个什么样的人?”

    “据说,是一个身披绿色斗篷,手持竖琴,穿着打扮十分怪异的少年……首领,您知道他?”

    听了他的描述,森鸥外的脸色顿时高深莫测起来,中原中也见状,忍不住问道。

    “中也君,我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森鸥外说道,“白天的时候,横滨发生了一起大新闻,不知道中也君注意到了吗?”

    “新闻……”中原中也思索一番,摇头,“抱歉,首领,我没有注意。”

    “一个疯疯癫癫的异能者在街头伤人,人虎和太宰君也在附近,试图阻止。”

    提到太宰治,中原中也的眼角抽动了一下。

    “但真正控制住异能者的并不是人虎或者太宰君,而是另一个异能者。”

    中原中也反应过来:“首领的意思是,这个异能者和今晚破坏交易的是一个人?”

    森鸥外点头:“就中也君描述的外貌来看,他们应该是同一人。”

    “哈?”中原中也感到莫名其妙,“那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森鸥外摊了摊手:“不知道。”

    他调出了一段视频,用食指敲了敲桌面,示意中原中也过来看。

    监控录像上,记录了异能者失控伤人又被制服的全过程。

    身披绿色斗篷的少年从空中落下,外表与手下的描述一致,他用异能力制服异能者后,又在原地与太宰治、中岛敦交谈了许久。

    画面里,少年握着太宰治的手,笑得灿烂,交谈甚欢。

    “看到这段监控之后,我让情报人员去查了查他的背景,横滨忽然出现了这么厉害的异能者,让我十分好奇,”森鸥外关掉视频,“可惜,一无所获。”

    中原中也皱眉:“什么都没查到?”

    “什么都没查到。”

    森鸥外叹了口气:“这种情况可不常见,中也君,你怎么看?”

    中原中也即答:“首领,会和太宰治有关吗?”

    森鸥外没有轻易肯定这个猜测:“如果真的和太宰君有关,那事情就复杂了……”

    “不管他想做什么,我都会尽全力维护港口Mafia。”

    中原中也如此保证道,得到森鸥外的允许后,他转身离开首领办公室,前往交易地点。

    现场一片狼藉,战斗中受伤的Mafia成员已经被送往了医院。

    和梶井基次郎一个医院。

    说到那个家伙……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好转。

    说到横滨街头用炸弹伤人的异能者,如果不是看到了录像,只听描述,中原中也差点以为首领说的是梶井基次郎。

    处理现场的过程中,神秘少年一直没有出现,等到处理完,天色已亮,中原中也没有回港口Mafia,而是准备去医院看一看。

    只是半路,遇到了一个混蛋。

    “……你这条青花鱼为什么会在这里啊!”

    “呜啊,这不是蛞蝓吗?”太宰治做出了一个呕吐的表情,“真是出师不利,早知道今天出门前把御守带上了。”

    “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