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出所料,雷电影没有听懂话里隐藏的含义。

    好在太宰治也没指望她会突然开窍,只要雷电影能明白表面的意思就够了。

    活下来。

    一定要活下来。

    这不仅是五条悟的嘱托,也是江户川乱步的期冀,更是那些不言不语,但默默聚集在她身边的人的心愿。

    时间紧迫,分秒必争的时刻,太宰治坚持如此,雷电影也不再劝说,认真道:“那就让中原中也保护好你。”

    太宰治笑眯眯地应下。

    然而他比谁都清楚,一旦中原中也全力解放污浊,就会丧失神智,到时别说是保护他了,中也不把他当敌人一块打了都算好的。

    雷电影似乎不清楚这点,太宰治也没有解释。

    他从口袋里掏出两个耳麦,将其中一个扔给雷电影。

    雷电影戴上后,耳机里立刻传来了坂口安吾的声音:“能听到吗?”

    雷电影“嗯”了一声,表示通讯良好。

    “周边群众正在撤离,我们在实时监控洛夫克拉夫特的动向,减缓他上岸的速度,但炮弹对他的伤害有限,无人机观测到他的伤口正在迅速愈合,恐怕只能一击毙命。”

    坂口安吾语速极快,说到“一击毙命”时,咬字变重,语速也慢了下来,透出一股犹豫。

    面对如此庞大的,生命力旺盛的存在,真的有人能一击致命吗?

    这件事,真的是凡人之力可以做到的吗?

    可他们唯有一试。

    而这个重担,落在了曾一刀劈开山峦的雷电影身上。

    雷电影语调沉稳,让人莫名安心:“我明白了。”

    但在此之前,她要先去一个地方。

    “给我一分钟,”雷电影说道,“一分钟后,我会到达现场。我知道这绝非易事,麻烦太宰和中也先前去支援特务科。”

    太宰治与坂口安吾齐齐一怔,随即,太宰治明白了她的想法。

    “你确定吗?现在的话,那里已经空无一人了。”

    “我自有打算。”

    雷电影第二次展现了飞行的能力,她的身影仿佛化作闪电,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前往了太宰治提过的地方——也是五条悟与神秘人发生战斗的地方。

    宽阔平整的水泥地四分五裂,墙壁被轰出一个大洞,部分砖石摇摇欲坠,碎石如飞溅的水花,杂乱无章地躺在地上。

    这场短暂的交锋声势浩大,却不激烈。

    那人的任务只有救走西格玛和果戈里,因此只是略一交手,便离开了现场。

    不然,这里恐怕已经被夷为平地了,连断壁残垣也不会剩下。

    雷电影垂眸盯着地面。

    五条悟说那人不是空间系的能力者,那他离去时一定会留下痕迹。

    星野望:侦查鉴定。

    骰子展现点数:23——成功。

    星野望:进行燃运。

    【请选择燃烧点数。】

    【是否燃烧22点幸运值,使鉴定结果修改为大成功?】

    【当前人物卡幸运值:23。】

    【侦查鉴定,大成功。】

    一道道如烟似雾的绿光在大片的灰色剪影中格外引人注目,星野望浮在高空,确定了他们的位置。

    系统:【您是想告诉特务科,或者五条悟吗?】

    “不。”

    那人的实力不输五条悟,特务科应对不了,五条悟在处理羂索,不知何时回归,即使他有空,那人能从他手下逃脱一次,就能逃脱第二次。

    何况,他大概知道费奥多尔的想法了。

    作为情报贩子,他最想要什么,最不想失去什么。

    系统:【宿主,一分钟快到了。】

    与此同时,坂口安吾的声音也在耳麦内响起。

    星野望应下,转身的刹那,手中的薙刀已换成太刀。

    *

    东部,太平洋。

    “轰——”

    暗红的重力弹疾驰而过,顷刻间斩断了四五根触手,中原中也一击成功,没有恋战,他纵身一跃,落回不远处的直升机内。

    “抓稳!”

    重力瞬间覆盖机身,直升机猛地下沉又倏地向左漂移,躲过了直冲面门的几根触手。

    中原中也紧握住门框:“太宰,你还记得上次怎么做的吗?”

    上次对战时,太宰治向洛夫克拉夫特内部扔了炸药,配合中原中也的攻击,才逼退了洛夫克拉夫特。

    但很显然,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

    他们需要更彻底的方法。

    中原中也“啧”了一声:“他是不是变得更大了?”

    太宰治回答得很干脆:“确实变大了,而且变大了很多。”

    如今的洛夫克拉夫特不仅比上次高了十几米,连带着触手的数量、再生能力、速度……都比上次高出许多倍。

    浓郁的黑雾包裹在他周围,将天空与海洋都染成纯黑,海面上漂浮着机器残骸,随海浪逐渐涌向岸边。

    他离海岸越来越近了。

    所有人的心都仿佛被架在火上炙烤,血液似乎停止了流动。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中原中也压低嗓音,语气有些焦躁。

    太宰治嘴上说着“不知道”,心里却没忘记推测。

    有关螺湮城教本的传说里,曾提到过一点:这上面记载着存在于人类诞生前的邪神的禁忌知识。

    当时的太宰治并没有轻信这个说法,他甚至把这条消息的可信度排到了最低——因为太详细了,反而不如模糊的海怪说法值得信任。

    可如今,太宰治重新思索起来。

    那么洛夫克拉夫特究竟是海怪,还是……

    邪神?

    倘若他是邪神,那么为何他们的攻击无法奏效就可以解释得通了。

    凡人与神明,从来不在一个层次。

    另外的问题随之产生。

    被他们寄予厚望,即将迎敌的雷电影,她的攻击是否能奏效?

    毫无疑问,所有人都希望她能顺利赢得胜利,击退洛夫克拉夫特,而她一旦成功,就代表着……

    她,他们,也都是神明。

    太宰治深吸一口气,冷静地给自己泼冷水。

    前提是洛夫克拉夫特确实是邪神,并且雷电影的攻击能奏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太宰,中也,”坂口安吾忽然出声,“雷电影来了。”

    他们蓦地转头,看向后方——什么都没看到。

    不,不是什么都没看到,而是雷电影的速度太快,宛如苍穹中一闪而过的紫电,只在人类的视网膜中留下了转瞬即逝的踪影。

    数道雷光轰然而至!

    直升机忽然颤动了一下,中原中也下意识调动重力稳住机身,然而下一秒,巨大的力量如汹涌的海浪,突破中原中也的防御,猛地将直升机撞到了数米开外!

    被触手攻击了?!

    中原中也一惊,随即反应过来,他看着半空中斩去无数触手的雷电影,一时无言。

    他确定了,刚才那一下是雷电影踹的。

    中原中也:“……”

    在重力加持下,就连洛夫克拉夫特的一击都不能让直升机转移,更别说漂移这么远。

    然而雷电影似乎笃定他能稳住机身,方才不知道用上了几分力气,总之,她毫不留情地一脚将他们踹远了。

    真是可怕的力道。

    “喂,小姐,”中原中也咬牙,“你这是打算做什么?”

    雷电影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转而对坂口安吾说道:“命令他们,全体撤离。”

    中原中也皱了皱眉。

    总不能是嫌他们碍事吧?

    太宰治按住中原中也的肩膀,道了声“果然”。

    中原中也:“什么时候了还说谜语!”

    “她想保护我们。”

    “哈?我们不能把她一个人扔在这吧?”

    中原中也说完,发现太宰治没有回应,神色凝重,他有些焦急:“喂,你难道真想留她一个人吗?太危险了!”

    太宰治的目光直直看向前方,雷电影短暂地停下动作,偏头与他视线相接。

    “撤退,”太宰治按在中原中也肩上的手收紧,“安吾,中也,让所有人撤退。”

    “……你认真的吗?”

    不仅是中原中也,就连坂口安吾也这样问道。

    “她不仅在保护我们不受洛夫克拉夫特攻击,也在保护我们不被她所伤。”太宰治道。

    中原中也不明白他是怎么从雷电影的一个眼神中读出这么多东西的,但思量过后,他决定听从太宰治的意见。

    “但是,”中原中也说道,“一旦发生意外,必须立刻赶回来。”

    太宰治深深地看向空中的紫影:“绝对。”

    坂口安吾也在让附近的战斗

    人员撤离。

    他们要为雷电影让出足够的空间。

    坂口安吾:“撤离完毕。”

    “民众呢?”

    坂口安吾一怔:“我们以最快的速度,优先保证了民众的撤离。”

    “好。”

    天色昏暗,浓云层叠。

    观测室内,所有通信设备忽然爆发出一阵刺耳的滋滋声,显示屏的画面被干扰,不断闪烁,看不清现场情况。

    “怎么回事?!”

    “电路损坏了?”

    “移动信号受到了影响!”

    坂口安吾站在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