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常出现白雾的固定地点,中原中也不清楚;但如果单论遮天蔽日的白雾,中原中也脑海里立刻出现了一个身影。

    涩泽龙彦。

    龙头战争时期,杀害了他的数个部下,又被政府偷偷放走,掩盖了行踪的男人。

    这么多年过去了,每次一想起那些空洞无神的眼睛,血迹斑斑的面容,中原中也就控制不住对涩泽龙彦的怒火。

    他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思考温迪的问题。

    ——哪里会经常出现浓郁到遮天蔽日的白雾。

    温迪肯定不是在问旅游景点,这种东西上网一搜就有,不需要特地来问他。他先前还在疑问温迪作为咒术师为何要加入侦探社,或许就是为了调查这件事?

    这件事对温迪一定很重要,重要到能让温迪辗转多个势力,最后跑来问身为港口Mafia干部的他。

    会是涩泽龙彦吗?

    温迪在医院暗示过梶井的事不是意外,如果真是涩泽龙彦,那他是怎么做到的?据中原中也的了解,他的异能力没有这个效果。

    但也有可能是涩泽龙彦隐藏了一部分能力,或者他与别人合作。

    目的是什么?

    说到底,温迪那晚到底为什么要破坏他们的交易?

    温迪给出的答案是正当防卫,但谁家正当防卫会把现场弄成那样……

    短短一天之内,中原中也仿佛坐了趟过山车,温迪的身份越扒越多,每当中原中也觉得“没错,真相就是这样”的时候,温迪都能身体力行地告诉他:嘿嘿,你猜错了!

    中原中也抵住额头,感觉自己脑子要宕机了。

    但无论如何,唯一不变的就是温迪实力强大,身份成谜,在没有敌意的情况下,港口Mafia没必要与他起冲突。

    “嘿,回神了!想得这么认真,难道这样的地方有很多吗?”温迪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中原中也索性按下纷繁的疑问,先专注于温迪的问题:[你是在找地方,还是在找人?]

    “中也君这么聪明,肯定已经知道啦~”

    中原中也顿了顿,将纸推过来——[涩泽龙彦]。

    “涩泽龙彦……”

    青年的声音扰乱了侦探社内安静的空气,太宰治仰躺在沙发上,轻声说出了一个熟悉的人名。

    脑海中立刻浮现出那人的面孔,太宰治叹了口气,感叹道:“啊……事情变得更复杂了呢。”

    太宰治闭上眼,回想起几天前的调查:与温迪、中原中也分开后,他开始调查异能者失控事件,凭着线索一路追查下去后,最后发现了有趣的结果——失控的异能者曾遭遇过“白雾”,而且是少有的从“白雾”中全身而退的异能者。

    异能在,没有送命,也没有缺胳膊断腿,只是精神出了问题。

    在与自己的异能作战时被吓破了胆?

    太宰治把白雾事件发生地在地图上都标了出来,虽然还不明显,但隐隐有向横滨前进的趋势。

    涩泽龙彦数年前在政府的保护下逃离了横滨,现在回来是想做什么?

    温迪特地让他调查这件事,是为了提醒他?那这方式未免也太曲折了。

    不过更曲折的,还是温迪所说的联系方式。

    有事祈祷。

    当时他疑心异能者的失控与Q有关,因而怀疑温迪与港口Mafia有联系,“有事祈祷”这句话,被他当成了一句警告,既然温迪没有主动提供联系方式,那再追问也毫无意义。

    但没想到,委托竟然涉及到了涩泽龙彦,现在他想联络却没有正经办法。

    要祈祷吗?要亲自祈祷吗?这话有99.999%的概率是在忽悠人,真的祈祷的话就太丢人了。

    所以……

    “敦君——”

    “太宰先生,什么事?”中岛敦停下搬东西的动作。

    太宰治神神秘秘地冲他招手:“还记得前几天的温迪吗?”

    “当然记得。”中岛敦点点头。

    “好,敦君,现在祈祷吧!”太宰治拍拍他的肩膀。

    “欸?”中岛敦疑惑地眨眨眼,“虽然温迪先生确实说过有事祈祷,风会把我们的话传达给他,但那应该只是温迪先生的玩笑话吧?”

    “都说信徒的祈祷声会传递给神明,但温迪先生怎么可能是真的神嘛哈哈哈——”

    “不,等等,所以温迪先生发布委托之后,没有给我们留下联系方式,”中岛敦震惊道,“那我们要怎么联系温迪先生?”

    “……敦君,难道现在才反应过来吗?”太宰治同样十分震惊。

    中岛敦:“……”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sp;   “不不不!太宰先生,我敢肯定我当时提出了疑问,但是您一直不听我说话,然后三言两语把我的思维带偏了,我才忘了这件事!”

    太宰治陷入了沉思。

    “不可能。”

    “绝对有。”

    “敦君,怎么能把责任推卸到前辈身上……这行为非常不男子汉,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前辈我真的好伤心……”太宰治把脸埋进抱枕里,肩膀抽动。

    “……我祈祷就是了。”

    “敦君果然是好孩子!”太宰治瞬间坐了起来。

    再争论下去也没有意义,无奈之下,中岛敦回想起自己曾听过的祷告词,稍加改编后,他作出祈祷的姿态,不抱希望地说道:“赞颂尊敬的神明温迪,求您垂听我们的祷告:我们已遵循您的神启,查明罪孽的因果,愿我们的祷告到达您的面前……”①

    微风穿过敞开的窗户,吹拂起两人发梢,侦探社内的绿植随风晃动,很快又归于平静。

    “太宰先生。”中岛敦睁开眼。

    “嗯。”

    “真是不可思议。”

    “嗯嗯。”

    “我好像幻听了。”

    “嗯嗯……嗯?”

    “我听到了温迪先生的声音,”中岛敦眼神恍惚,“他给了我一个地址,让我们去那里找他。”

    太宰治:“……”

    0.001%的可能性出现了。

    中岛敦的世界观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他喃喃道:“太宰先生,原来温迪先生真的是神吗?”

    “敦,冷静一点,我们可是异能力者。”

    “啊……对,温迪先生是异能者,这大概就是他的能力之一吧,”中岛敦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挠挠头,“太丢人了。”

    眼看中岛敦的世界观又被拼了起来,太宰治笑了笑,若有所思。

    温迪,Venti,拉丁语中意为“风”,也可指代罗马神话中的风神。

    太宰治终于回想起了这个被他丢到角落里荒废了许久的知识。

    但仅凭这一点,不足以下定论。

    异能者的能力五花八门,说不定这就是温迪的能力之一。太宰治曾经历过“荒霸吐”事件,但最终证明“荒霸吐”也只是高能量异常生命体的代称,并非日本传说中的神明。

    既然“祈祷”不是谎话与警告,那就说明温迪发布委托,确实是在引导他调查涩泽龙彦。

    甚至于,被引导的不止是他。

    想起那天前往了同一个方向的温迪和中原中也,以及他们写在本子上的话,他们大概率认识,起码有过接触。

    他与中原中也,都曾在龙头战争中,与涩泽龙彦发生过冲突。

    叛逃后,他曾经的身份已经鲜为人知,港口Mafia中只有共事过的老人知道这件事,但世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温迪知道这件事,并没有让太宰治感到特别意外。

    重点在于,温迪的目的。

    太宰治收起笔,从国木田的桌子上拿了一个本子,冲中岛敦挥挥手:“这次我自己去就好了,敦君继续忙吧。”

    “好的,太宰先生慢走。”

    温迪选择的位置距离侦探社不算远,太宰治走了十五分钟,就到达了他所说的甜品店。

    在这十五分钟里,对于温迪的目的,太宰治思考了无数种可能,推断了各种可能的故事。

    而这些或离奇或沉重的故事里的主人公,此刻正在对店员小姐撒娇。

    “您推荐的这款非常好吃,不只是蛋糕本身的美味,您宛如鲜花的笑容也为其增添了不少风味——这里,在这里!”

    温迪今日没有戴帽子,只剩白花和草叶插在发间做装饰。他见到太宰治,立刻便扬起了一个如阳光般温暖的笑容,翠色的眼里溢满了快乐,不自觉地便感染了周围的人。

    太宰治:“……”

    他默默划掉了那些苦大仇深的故事,在温迪面前坐下。

    面前也摆放着一份甜品,旁边还有一杯白开水,太宰治暂时没有吃的想法,他写道:[你想告诉我的事,我已经知道了。]

    星野望:?

    不应该是太宰治想告诉他什么事吗,比如调查的结果——虽然他已经从中原中也那里得知了红眼哥的身份姓名,但为了不遗漏任何信息,星野望还是准备听听太宰治的发言,因此回应了中岛敦的祈祷。

    继放窃听器后,太宰治又想整什么花活?

    “还是先说说你的发现吧,太宰君,”星野望决定把话题抛回去,“或者说,你想先解释一下窃听器的问题?”

    插入书签

其他小说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