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青的确是好奇过少年几年后长成的模样,但也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

    洛青只以为对方是七十二楼的楼主,所以用虞公子这个假身份糊弄起来也无所谓。

    他只要接下来不怎么出现在七十二楼也不会被发现。

    可这才两天,他就在宫里与对方相遇了。

    当年救下对方的时候,他也没说自己是大邵的皇族。

    穿着藩王服,二十多岁,会是谁?

    原身记忆里也没对方的模样,那就是好多年没在京中出现过,否则原身不可能没印象。

    又是藩王爷,那只有两个人选了。

    一个是敬阳帝一母同胞唯一剩下的胞弟庆王。

    另外一个,是被困在封地宣州的异姓王裴洵。

    庆王今年已过而立之年,显然不符合不远处身着藩王蟒袍的男子,那只剩下宣州王裴洵了。

    洛青整个人都麻了,转瞬间他脑子过了好多事,庆幸自己戴了面纱,又隔了一层纱幔。先前在云隐寺这厮没怀疑过,又验证过他是男子不可能是大公主,那应该是……安全的吧?

    洛青也没心思逗陆秉忱了,以后见到这姓陆的躲远点,果然克他。

    洛青摆摆手让人赶紧走,只当没看到宣州王。

    没看到自然不必停下来打招呼行礼,就算是告状到敬阳帝跟前他也不怕。

    再说,以他对对方的了解,对方也不至于这么小气。

    大公主的步辇离开,陆秉忱几人才面色稍缓,刚刚大公主虽然没做什么,但意思表达的清楚。

    但一个声名狼藉、克了三任未婚夫、府里养面首的大公主,看上陆首辅,这怎么看都是对陆首辅的冒犯。

    偏偏西凉不如大邵,这口气怕是陆首辅只能忍了。

    几个随行的使臣对视一眼,默默给这位大公主点蜡。整个西凉尽人皆知,陆首辅对他前未婚妻痴心一片,不愿再娶。

    如今被大公主这般对待,以陆首辅的小心眼,怕不会轻易饶了这大公主。

    几个使臣倒是不担心,他们这次随行的目的只需要让西凉与大邵联姻达成,至于旁的,他们才不管。

    只是抬眼却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人,表情一僵,但下一刻看清此人一身五爪蟒袍,心思一转间,立刻猜出这人身份。

    宣州王裴洵。

    七年前从老宣州王手中承袭王位,短短几年间,将宣州治理得繁荣昌盛,夜不闭户,百姓称颂。

    一个异姓王太过出色,对龙椅上坐着的那位就不高兴了。

    这次敬阳帝借着千秋节把人宣进京,怕是另有目的。

    是杀还是留京撤权,可不好说。

    陆秉忱收敛好面上所有的情绪,抬眼看到裴洵,眸色深沉,也认出对方身份:“宣王爷。”

    裴洵凉凉瞥他一眼,只是冷漠嗯了声,脚下一转,继续朝前走去。

    几个使臣对视一眼,直到人走远了,才轻声打探:“陆大人,你可是得罪过这位宣州王?”

    陆秉忱冷冷看他们一眼:“本王也是第一次来大邵,如何得罪他?”

    几人摸摸鼻子,也觉得这话问的稀奇,没敢继续多问,怕这小心眼的陆首辅回头给他们暗地里使绊子。

    陆秉忱抬眼沉沉看了眼那两道身影,也奇怪,他应该并没有见过这位宣州王。

    在西凉也只听闻过对方的事迹,不过传闻这位宣州王性格孤僻为人冷漠,加上当年老宣州王死的蹊跷,他后又被人追杀落入陷地受了一番折磨。

    众人不知他当初到底经历了什么,只是后来敬阳帝想给他送女人,被他以有心理阴影,不得靠近女子。

    除非病养好之前,不打算在身旁放人。

    敬阳帝那时候还不信,故意让宫婢去靠近,结果这位宣州王直接在宴会上发了疯,差点砍了离得近的两个文官。

    至此之后,敬阳帝也没再提。

    洛青在今晚之前没想过七十二楼楼主与宣州王是同一个人,陆秉忱也没想到。

    裴洵这些年都是以楼主的身份对陆秉忱下黑手,所以陆秉忱只知道当初“何竺青”救的少年是后来的七十二楼楼主。

    洛青到永寿宫时康贵妃已经装扮好,虽然被洛青安抚过,还是担心今晚的宴会。

    听说那位大燕大皇子也会来,到时候万一皇上真的下旨赐婚,想挽回就来不及了。

    洛青还真不担心,就算他猜错了敬阳帝的心思,那狗皇帝真的下旨赐婚,他也能把这婚约搅合黄了。

    他可不信那燕皇子愿意娶一个养面首的皇子妃,除非他不担心以后头上常年青青草原。

    不是自愿的,那就是给的利益足够大,乌相爷能给的承诺是什么,他大概也能猜到。

    乌相爷能给的,他自然也能给。

    就看利益够不够大,当然,要真的不够,就用好感值买点能让人昏迷半年的药,敬阳帝总不能让他嫁给一个活死人吧?

    除非敬阳帝真的不要他自己的脸了。

    洛青陪同康贵妃到宴会举办的宫殿时,文武百官以及家眷、各国使臣差不多都到了。

    康贵妃去了上首敬阳帝旁边下首的位置落座,另外一边则是坐着乌皇后。

    洛青身为大公主,则是去了她自己的位置,离首位隔了几个桌案。

    洛青落座后,旁边挨着的三公主幸灾乐祸瞥了他一眼,小声嘀咕道:“亏你还有脸进宫,我要是你,都不好意思出现在这宫宴上。”

    洛青瞥她一眼,三公主李铄灵,刚及笄,生母正是乌皇后。

    三公主与原身一向不对付,但之前还收敛着,大概是洛青先前鞭笞了乌松源,这是替自己表哥抱不平了?

    三公主看他幽幽看她,皱着眉:“你看什么?”

    洛青却是靠近一些,恶魔低语:“这次宴会是父皇让我过来的,你说我没脸来,是在说父皇做得不对吗?”

    “我什么时候这么说了?”三公主气得脸色涨红,她怎么敢说父皇半个不是?

    洛青老神在在:“你说了。”

    三公主听出来他是故意的:“你少胡言乱语,谁会信你?”

    洛青摇摇头,啧了声:“你要么现在痛痛快快道歉,要不然,我就直接掀了这桌子,将你刚刚的话原原本本当场说出来。”

    他开开心心过来吃席,让他不开心,那就都别吃了。

    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名声已经没得再坏,但三公主不一样,还是要脸的。

    果然,三公主小脸发白,李洛青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她就算冷嘲热讽对方都会忍下来。

    现在不仅敢还嘴,甚至还让她道歉?

    洛青像是看出她的想法:“以前我看得上乌松源,你是他表妹,我爱屋及乌。如今么,乌松源在我这里都不是个东西,你又算哪个?”

    三公主终于意识到这些天的传闻是真的,李洛青真的不喜欢三表哥了。

    洛青的手掌轻轻搭在桌子上,瞥她一眼:“我的耐心有限。”

    三公主愣住:“你……”对上洛青沉沉的眸子,身体一僵,飞快看了眼上方已经察觉到这边的动静看过来的母后,只能咬着牙,“大皇姐别气,我和你开玩笑的,妹妹给你道歉,对不起。”

    三公主能屈能伸,知道这人真的会不在乎场合随时发疯,只能忍了下来。

    胸口气得起伏,却也冷静下来。

    这蠢货跟以前不一样了,也不能再按照以前的方式对付了。

    等宴会结束,要与母后赶紧说。

    先前想让李洛青去大燕和亲的事,怕是没这么容易让她答应。

    洛青瞧着接下来都像是鹌鹑一样老实的三公主,心情不错,瞧着舞曲,还有使臣带来的公主表演才艺。

    用意是什么,懂的都懂。

    如果敬阳帝能看上,那收入宫中最好;敬阳帝这边入不了眼,那就留在皇子身边,也是联姻的筹码,万一赌对了,以后押宝的皇子即位,那依然是妥妥的后妃。

    宴会进行到一半,洛青察觉到有人频频偷看他。

    他从出现在宴会上就有人看他,洛青也不在意,不过这道视线频频看过来,光是他感觉到都有好几次。

    在对方下一次又偷看过来时,洛青直接朝对面后面一些的位置看去,刚好对上那位大燕皇子偷瞥过来的目光。

    四目相对,燕宇齐没想到大公主会看过来,心虚低头,端起杯子装模作样喝酒。

    大公主眯眼啧了声,这点胆子,怪不得明明是大皇子,却被一个继后欺负的毫无招架之力。

    洛青在康贵妃提过乌皇后打算让他去大燕和亲后,也不是什么都没做,让高升打探了一番大燕的情况。

    有备无患,虽说计划还在掌控中,为了防止意外,还需要一个备选的planB。

    所以洛青对这位乌皇后眼里即将与他和亲的“大燕大皇子”的情况还算了解。

    洛青看了眼继续喝了杯茶水,想了一下刚刚那燕皇子的模样,长得倒是还挺符合他审美的。

    尤其是一双大眼,睫毛很长,被吓到像是麋鹿惊到,躲闪的眼神眼睫忽闪忽闪的,脸上带了点肉,瞧着整个就是……有点想捏。

    眼角下带了一颗小红痣,将眼尾拉长,模样长得格外隽秀,左右就是五官精致又漂亮,介于少年与青年,让人手痒。

    而且这萌萌哒的模样还有点眼熟,像是在哪里见过。

    如果是以前洛青觉得眼熟也就眼熟了,但经历过陆秉忱还有裴洵这两位曾经的“故人”出现。

    洛青眯了眯眼,突然又抬眼朝燕皇子看过去。

    总觉得这次的眼熟……也许又不是错觉。

    系统这狗东西到底给他休假到什么鬼地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