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洛青这边又养了两天,彻底满血复活。

    不过也可能是过了月圆之夜,体内的毒再次被压制下去。

    离下一次月圆之夜还有一个月,下一次可不是简单对付过去。

    以防万一,他接下来怕是要抽空寻一个可心顺眼满意的先养在后院。

    两天后,公主府外来了个意料之外的人。

    高升得到门卫消息来禀告的时候还发愁:“公主,府外来了个小娘子带着个小孩,说是前几天公主救了她,她这次是来叩谢的。”

    以前这种事高升肯定直接打发了,毕竟谁想见公主都禀到跟前,公主可得烦死。

    但这小娘子带着孩子,加上又提到公主救了她,让高升立刻想起这些天坊间传闻。

    高升猜到对方应该就是公主先前在刑部外救的那个小娘子。

    公主肯救人,那就是合了公主眼缘,想到这,高升还是来问了一句。

    洛青也猜到是那个小娘子,想了想,让高升把人带过来。

    高升吩咐下去,不久后,穆冬香牵着一个只到小腿高的瘦弱小孩过来了。

    穆冬香脸上已经洗干净,眉目清秀,眼神清澈,眸底不再是先前见到时的绝望,如今熠熠生辉,溢满了希冀。

    她身上的衣服简朴却洗得干净,小孩大概两岁的模样,很是瘦弱,却穿得干净。

    一大一小随着下人过来后,穆冬香立刻拉着小孩规规矩矩给洛青磕了一个头。

    穆冬香不敢靠太近,隔了大半个院子,也不敢抬头去看洛青,声音都在颤抖:“民妇见过殿下!”

    小孩很是怯懦,来时已经被嘱咐过,想到这是救了爹爹的恩人,也鼓足勇气,奶声奶气弱弱道:“酱过殿下。”

    洛青噗嗤笑了,摆手:“高升,还不让人起来?”

    从贵妃椅上坐起身,探身瞧着正偷偷抬头好奇瞅他的小孩,眼底露出一抹惊讶。

    好漂亮的小崽子,虽然瘦瘦黑黑的,但一双眼格外的漂亮,瞳仁黑亮,像是黑葡萄浸了水,唇红齿白,偷瞄被发现,还不好意思腼腆低下头,露出嘴边两个小酒窝。

    穆冬香虽然怕,却也想离京前亲自过来感谢公主一番,这才大着胆子求见。

    本来以为公主不会见他们,谁知竟是真的见到了。

    穆冬香想到要不是公主,他们一家怕是已经家破人亡。

    高升过去把人搀扶起来,嘴上说着宽慰的话:“殿下没这么多规矩,小娘子起来回话就行。”

    本来不甚在意,只是等小娘子终于拉着小孩子起身,他不经意瞥了眼小崽子。

    已经回过头,可下一刻又刷的看回去。

    直勾勾盯着看了好几眼,吓得小孩立刻转身抱住穆冬香的腿,整个埋在她腿后。

    高升这才收回目光,尴尬摸了摸鼻子:“小娘子这奶娃娃养得好,可真好看。”

    穆冬香眼神柔和下来,摸了摸小孩柔软的发顶:“这孩子叫小石头,也不知道像了谁,比我和他爹都长得好看。”

    高升连连颌首:是好看,这小娘子顶多清秀,一开始还以为是小孩爹好看,小孩长得像爹,这么一说,看来是这小孩会长,专门挑了爹娘长处。

    长得还有点眼熟,但好看的小孩子都长得好看,高升一时间想不起到底哪里见过,也就没再提。

    穆冬香这次过来是送自己采摘的药草制成的香囊,以及他们过两天就要走了,以后也不知道会不会再进京,于情于理走之前要来叩谢一番恩人。

    但他们没多少钱,买不起太好的东西,干脆亲手制了香囊过来。

    穆冬香怕洛青嫌弃,解释道:“这香囊时常佩戴能安神,晚上可以睡得好。民妇如今借住的药馆坐堂大夫也瞧过,说是有效果民妇才敢拿出来。本来民妇的相公也是要过来磕头,他身上的毒素还没清,怕吓到殿下,也就由民妇和小石头一起过来……”

    洛青接过香囊,闻了闻,笑道:“怎么会?很好闻,里面还放了香料?这是你自己配的?你会医术?”

    穆冬香摇头:“是民妇的相公和师父会一些,民妇耳濡目染也就会点,不精,倒是民妇相公是个郎中。”

    洛青先前救穆冬香的时候听她提及过一两句,但并未太在意,如今看着香囊,倒是意外,是个有真本事的。

    只是耳濡目染就能制作这种香囊,闻了效果不错,那这位相公医术看来还可以。

    “你刚刚说你们一家要离开?你相公的毒不是要一段时间才能解,怎么这么着急?”洛青对这小娘子还挺有好感的,毕竟当时的情况这小娘子敢直接告状,要不是遇到自己,怕是有去无回。

    小娘子当时也清楚却还是义无反顾这么做了,可见是个重情的。

    但也是一根筋,没有顾及后果,但人无完人,人品这关在洛青这里来看是过关的。

    他如今缺人,穆冬香一家三口,倒是不失为人选。

    穆冬香有些不好意思:“相公醒了后说这毒只要有药,他自己在山上也能自己采摘,还能省点银钱。”

    洛青懂了,医馆虽然住着不错,但花费不少,这才急着离开。

    洛青有将人收下的打算,也就问的更多一些:“你相公是什么地方的人?家里可还有亲人?”

    穆冬香这次进京是探望姑母,但并没提及这位相公。

    穆冬香一五一十都回了,说起来他们两个都是可怜人。

    穆冬香相公姓褚,是个孤儿,小时候乡里发了水患逃到山上,差点饿死,被上山采药的褚郎中救了,收为了徒弟。

    褚相公自小就跟着师父到处游历行医,后来遇到差点被继母卖掉的穆冬香,留了下来。

    两人年纪相仿,又是青梅竹马长大,最后师父临死前,二人拜堂成了亲。

    穆冬香说完这些眼眶有些湿润:“这次进京也是因为没了亲人,这些年我们到处游历,相公想着不能让小石头跟我们一样吃苦受罪,就想着这次进京探亲的功夫,顺便看看能不能在京找个营生过日子。谁知道……”

    来了才知道,人心叵测,差点丢了小命。

    这一遭让小夫妻二人决定回去,虽然山上日子苦了点,但好歹有命在。

    在这天子脚下,一旦出事,当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洛青叹息一声,没继续再问:“本宫之所以问这么多,其实是本宫最近缺人。你们夫妻两个人品不错,你们要是愿意的话,可以以后留在公主府替本宫办事。”

    穆冬香傻了眼:“可、可民妇什么都不懂……会不会耽误殿下?”

    她担心是公主瞧他们可怜这才留下他们,公主是好人,但他们不能这么拖累人。

    洛青看出她的想法,眼底笑意更深:“是真的缺人,不是别的。再说了,小娘子你女红不错,你相公医术不错,假以时日,必定是可造之材。”

    洛青看小娘子还在迟疑,瞥了高升一眼。

    高升领会,既然是公主要的人,他稍后亲自走一趟,定要将人说服了。

    高升出马,加上一张巧嘴把以后跟着公主的好日子说的天花乱坠,尤其是公主如今多缺人,先前还遇刺了,到现在还没找到刺客等等。

    让高升惊喜的是,那褚相公竟然还会点身手,最后让高升说服后一家三口都带了回去。

    暂时住在公主府下人房那边的小院里,褚相公先好好养病,病好之后可以给公主当护卫,穆冬香暂时可以先学着在厨房帮忙。

    安顿好一家三口后,高升前来复命。

    洛青这边倒是无所谓,举手之劳的事,加上他也的确对穆冬香和小石头挺有好感。

    洛青这几天虽然闭门不出,但外头的事他一清二楚。

    尤其是听说盛世子在和苏宝瑞相看,甚至还交换了庚帖的事,他更是意外。

    毕竟赏花宴那晚,他可是亲耳听到滕氏提及临河滕氏在威逼盛驸马,尽快落实盛世子与临河的亲事,结果转头开始和苏宝瑞要成事?

    之前怎么看盛世子都不像是对苏宝瑞感兴趣。

    再说了,苏宝瑞按理说是原书女主,她心慕二皇子。

    二皇子珠玉在前,怎么也不可能会看上盛世子。

    一个皇子,一个世子,这差别可大了去。

    苏宝瑞和苏玉嘉同出永昌伯府,这事……不会有跟苏玉嘉有关系吧?

    毕竟盛世子如今对苏玉嘉可是很上心。

    临河滕氏拿捏着盛驸马盛世子的把柄,他们断不敢得罪,否则只会鱼死网破。

    如今还敢这样,除非……盛世子与苏宝瑞这事不会成。

    分明只是想应付长公主故意先找一个,最后随便寻个理由不娶,到时候盛世子依然是盛世子,可订婚再悔婚,到时候苏宝瑞的名声却会有影响。

    洛青想到这眼神冷下来,看来真世子要抓紧时间寻找,这盛驸马三人可真是不做人,畜生不如。

    洛青想去问问裴洵人找的怎么样了,但这几天一直故意避着人,如今有事了去找,总觉得自己这行为是不是有点渣?

    洛青摸了摸鼻子,最后截胡了高升送膳的活,提着参汤和药晃悠去了隔壁。

    到了房门前,洛青老实敲门:“哈喽,您的参汤和药膳已送达。”

    房间里沉默好一会儿,才传来裴洵的声音:“房门口。”

    洛青:啧,不按套路出牌啊。

    洛青重新掐着嗓子:“这可不行,我们有规矩,要当面亲手交给客人呢。”

    裴洵:“是吗?都当面、亲手给了,是不是还需要亲自熬,这是你亲手炖的吗?”

    洛青:“……”

    他一脚踹开房门,大步走进去,放膳盒,盛汤,放桌上一气呵成:“喝。”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