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贵妃慢慢冷静下来,一双美目冷得出奇,她咬牙,愤怒不已。

    “好他个盛三郎,长公主对他这么好,他竟然这么早就生出异心,为了一个外室连自己的骨肉都舍得抛弃!”

    想到长公主当年对他们姨甥两个庇护,这件事必须仔细查,长公主只有那么一个骨血,无论生死也要寻回来。

    怪不得皇儿进宫会突然问二十多年前的事,原来竟是因为这事。

    康贵妃心里也是感动的,她一直都知道洛青是个好孩子,只是这些年心里藏着仇恨不敢与她太过亲近,可这嫉恶如仇有恩必报的性子,让她既感动又心疼。

    感动真的如胞妹那般善恶分明,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又心疼小小年纪却身负血海深仇,她攥着洛青的手:“这事姨母让人去查,你好好待在宫里,别让那些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害了去。”

    洛青却是摇头:“这事姨母不便插手,还是由我来就好。”

    康贵妃想说什么,被洛青阻止:“我知道姨母担心我的安危,但姨母这些年在宫中对宫外很多事不了解,你身边也有不少敬阳帝的人,一旦不慎会被敬阳帝察觉到,牵扯到长公主身上会被他怀疑。我告诉姨母这事是不想你担心,也是想和你通个气,之后查的时候如果需要姨母帮忙更方便一些。”

    康贵妃:“可你说的那个什么七十二楼要杀你,皇儿你一出宫岂不是……”

    洛青安抚道:“所以我进宫了,等明天敬阳帝知晓这事肯定会召见我,到时候我把自己被刺杀的事闹大,点名是七十二楼的人,七十二楼自然会掂量掂量,短时间内也不会对我动手。”

    毕竟刺杀这事如果成功就算了,如果没成功已经被暴露出去,他再出事不管跟七十二楼有没有关系那这个黑锅七十二楼都背了。

    先不说七十二楼会不会不管不顾,盛驸马却不敢,他心里虚,怕这事闹大后自己再出事惹怒敬阳帝真的去查。

    到时候牵出萝卜带出泥,后续就不是他能掌控得了的。所以盛驸马至少短时间内不会让七十二楼出手,会另寻别的让他“意外”而死的办法。

    这就给了他可乘之机,趁着这段时间弄点生命值加赚钱,到时候不行继续用毒对招,再不行……用钱砸。

    盛驸马能拿出钱让七十二楼接这个活,他就能拿钱砸到让七十二楼接保护他的活。

    再不然,他就不信这世上没有身手比七十二楼的刺客更高的,弄来当保镖也行。

    不过还没等洛青缩在宫里先发制敌,高升第二天一大早亲自送了一封信进宫,正是来自七十二楼,还是【求和】的。

    洛青拿着手里刻着七十二楼印记的宣纸:??

    高升心里不安,他自从昨晚上知道公主差点被人刺杀就没闭过眼,一想到公主可能在他眼皮子底下没了命,他这心里七上八下的。

    结果一大早就送来这么一封信,还是直接有人用箭射到他院子门上的,他本来不想进宫打扰公主,但这信封上的求和以及代表着七十二楼的特殊图腾让他心里咯噔一下,还是来了一趟。

    公主昨晚上被刺杀他不知道是七十二楼派来的杀手。

    七十二楼是如今江湖上排名第一的杀手组织,只要接下单子就绝不会退缩,至今还没有败绩。

    这样的杀手组织怎么好端端的会找上公主?过了一晚又送来一封求和信?

    高升怕耽误公主的事,七十二楼太厉害不能阻止,那既然对方送来求和信,还是进宫让公主做主好了。

    只是高升瞧着公主看完信这脸色越来越复杂,他心里不安:“公主,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洛青摆摆手,他只是没想到而已……他昨晚上情急之下坑了刺客一把,顺便撒了个谎,目的不过是拖延时间让他进宫。

    结果七十二楼不仅不怪罪,还说要和他见面谈谈?还保证这次的单子搁置,暂时不会对他再下手,但前提是需要他解惑。

    信上没说要让他解什么惑,显然是他昨晚上对刺客做的事的哪个环节让对方真的上了心,甚至不惜搁置这次的单子。

    之所以说是暂时,怕是这次的刺杀任务不算数,那么以后会不会却不一定。

    洛青觉得匪夷所思,毕竟原身的记忆里有关于【七十二楼】的,创办几年的时间,就成为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杀手组织,关系网更是遍布各地。

    最擅长的不是刺杀,而是寻人,但无论是哪个堂口,只要是接下的单子,都没有失败的。

    结果……一晚上的时间却愿意为了让他【解惑】,让这次任务失败?

    这楼主不要名声了?毕竟一旦有了败绩,自然也会影响到日后雇主对七十二楼的看法,可偏偏对方就这么承诺了。

    为了让他相信不是信口胡说,还专门印了七十二楼的印章图腾。

    如果说是七十二楼顾忌自己公主的头衔那不可能,要是怕皇室也不会接单,既然接了,那么就不是因为他这大公主的身份,而是别的。

    洛青将信又看了一遍,垂着眼沉思,将昨晚上的细节分析了一遍。

    系统出品的毒不致命但不好解,但七十二楼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影卫牺牲楼里的名声,那自然不是毒的问题。

    那就是他撒的谎,自己与楼主是故人?可影卫会信是因为不确定,但楼主本人一清二楚,怎么可能信?

    那到底是什么原因?

    康贵妃在一旁看得心急,干脆接过那宣纸看了一遍,挥挥手让高升先退下后,皱着眉不安道:“这什么楼什么意思?让皇儿你解惑,解什么惑?暂时是怎么意思?如果解不了惑难道还要杀你?你与这组织不认识,你有什么能为他们解惑的?”

    洛青安抚道:“也不算是不认识,我前些时日刚花了三万两寻人。”但他不觉得是因为滕氏女的事,如果是因为滕氏女,问滕氏女比他方便多了。

    不至于舍近求远专程让高升进宫这一趟。

    康贵妃:“皇儿你不会是打算真的出宫赴约吧?万一他们是故意引你出宫呢?”

    洛青笑笑:“姨母别担心,七十二楼还不至于为了我一个人赌上整个楼里的信誉,单子失败那是楼里影卫没本事。但楼主本人做出承诺却出尔反尔那就是不顾道义的问题,这楼主一旦失了承诺,可不是一两个单子能弥补回来的。”

    洛青也不可能真的永远不出宫,如今七十二楼主动“示好”,那么抓住这个机会也能省事,能不得罪就不得罪。

    洛青今晚过了之前还需要生命值,他本来打算今个儿白天在宫里转一圈,赏赐小太监小宫女一些银子,就不信这么多人拿不到一个好感值。

    如今能安全出宫,那就是最好的,毕竟宫里是人吃人的地方,防备心也重,不如宫外好赚好感值。

    当然在不确定之前他也不打无准备的仗。

    他出宫前会将这封带着七十二楼图腾印章的信留下来,再顺便将自己被人买凶刺杀的事闹大,闹到敬阳帝跟前去。

    康贵妃听完他的打算,心头依然不安:“你……要去见那人?可……”皇儿之前不是最不想见到对方吗?为了躲开对方,不惜假借要尚驸马出宫建府搬出宫。

    最让她担心的还有洛青的容貌,为了不让他男子的身份暴露,她寻来的那些药物浸泡过后能让他骨骼改变,从外观瞧着貌若好女,不会被怀疑身份。

    但也是因此,随着年岁渐长,洛青长得越来越像……她那惨死的胞妹。

    洛青知道她担心的原因,安抚康贵妃:“躲过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更何况,姨母与母亲是亲姐妹,当初他让你进宫不也是因为你的容貌与母亲相似吗?我像母妃,但……也像姨母。”

    原身与康贵妃担心不过是因为心怀秘密,但洛青身为局外人却是不怕的,敬阳帝早就认定当初那个孩子已死,不会因为容貌的缘故怀疑他的身份。

    反倒是他既然成了原身,嘴上和系统说觉得原身的执念太麻烦,但既然答应了,他要除掉敬阳帝,那就不可能与敬阳帝没有接触。

    只有接触到才能最大程度上探知到敬阳帝的秘密,找到当年他陷害楚家的证据。

    原身的容貌可能是泄露他身份的危机,反之却也是可利用的一把锋刃。

    敬阳帝当年求而不得不惜谋害了原身生父一门,最后原身生母康氏不愿独活,跟随楚家赴死,导致敬阳帝最后什么都没得到。

    洛青很了解敬阳帝这种人渣,劣根性极深,如果当年他真的得到了康氏反而不会爱惜,但越是得不到,越是刻骨铭心。

    康贵妃望着洛青的神情一怔,声音发颤:“皇儿,你……你想做什么?”

    洛青望着殿门的方向:“与其躲着等待暴露的一天,不如借着这张脸搏一搏。十八年前楚氏一门与母亲的命债,自然是需要血债血偿的。”

    随着最后一个字轻轻落下,康贵妃身体震了一下,刚想说什么,殿外传来禀告声:“娘娘,皇上驾到!”

    几乎是话落,殿门被猛地推开,随着一声声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的叩拜声,一个身着明黄色龙袍的中年男子大步走了过来。

    瞧见殿内的两人,抬眼锐利的眸子不悦看过来,却在下一刻瞧见如同乳燕投林扑来的身影怔了下:“呜呜呜父皇!您终于来了!儿臣差点就死了呜呜呜!”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