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十六见到大公主的时候,已经在公主府主院的树上等了将近两个时辰。

    他天黑的时候就过来了,大公主回过来的消息说是可以见一面,但只需七十二楼的人来一个,所以最后还是影十六来了。

    依然是一身玄色衣袍,整个人几乎融入夜色里。

    他白日里已经听说大公主从宫里出来了,以为来了就能直接见到这位大公主,但等天黑过来绕了一圈,却得知大公主半个时辰前带着一队便装的护卫队离了公主府,女扮男装……去了青楼。

    影十六知道的时候整个人都麻了,他第一次见到这位大公主是在接任务的时候,对方一出手就是三万两,让他们保下临河滕氏女;第二次见面,对方在青楼,一掷千金与他们争抢任务目标;第三次,在公主府讨价还价,被坑走五千零一两;第四次……还没见到。

    对方在知道自己在暗杀名单不明的情况下,真的胆大到出宫就算了,还直接高调又跑去青楼了?

    影十六原本想直接去水仙阁,又担心万一大公主突然回来错过耽误了楼主的事,只能继续等,这一等……就是近两个时辰。

    洛青从府外回来的时候心情极好,他信了七十二楼的诚心,加上宣扬出去自己被刺杀,最后加上敬阳帝的“看重”是他的筹码,但他依然不放心。

    毕竟这世上有个意外一此,他好不容易休假一次,还不想这么快就休假结束。

    所以小命还是要保的,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敬阳帝给的护卫队贴身保护,但他要见七十二楼的影卫,所谈的话也不便让护卫队知晓。

    鬼知道这里头有没有敬阳帝安插的暗卫,到时候将自己与影卫的谈话都禀告上去,敬阳帝可不是个大善人,反而与之相反,是个心狠手辣面甜心苦的伪君子。

    对外以仁慈明君自诩,私下里嫉贤妒能,伪善残暴,这种人即使他白日里在宫中用了脸迷惑对方寻得一个庇护,但并非真的全然相信敬阳帝真的就因为一张脸真心高看庇护他。

    加上今晚上不知道有没有意外,所以他天黑前带着后院里除了琴公子之外的另外三位公子去了青楼。

    之前拿了他的赏银却不吐好感值,那就带着他们继续大出血。

    好在效果不错,连逛三家青楼,让另外三人大出血,终于将之前嚯嚯出去的赏银用另外的方式要了回来,外加12个好感值。

    洛青回到府里的一瞬间,立马用6个好感值兑换的积分买了一瓶见血封喉的毒药,与先前的3积分不同,这个毒药的效果杠杠的。

    七十二楼最好是说话算话没有歪心思,否则,他就让他有来无回。

    这次的毒粉不仅效果好,不仅能呼吸中毒,甚至只要皮肤接触到也会立刻毒发身亡,可谓……主打的就是一个出其不意。

    就算这刺客全身包裹成蚕蛹,但总是要看东西露出眼睛的吧?眼睛也算是立刻见之封喉的接触位置。

    洛青到了主院前,挥退面色恍恍惚惚的三个公子,让高升带着人将整个主院护得如同铜墙铁壁,这才抬步朝里走去。

    高升担心刺客不死心会潜入内院:“公主,还是让护卫队守着寝殿外护着吧?”

    洛青故意抬了抬下巴,故作已经完全不担心的模样:“不用了,有父皇护着本宫,也有父皇给本宫留着的护卫队,谅那些狗东西也不敢再来刺杀本宫!本宫这不是还带着哨子吗?要是有事本宫立刻吹响你们就来保护本宫!难道说你们这些精挑细选的护卫队短时间赶不过来保护本宫?”

    说罢,横了眼为首的护卫统领,大有对方要是敢救驾来迟就让他人头落地的跋扈。

    石统领脸色有些发沉,黑暗里瞧不太真切,他低着头压下所有不屑的情绪,恭恭敬敬拱手道:“属下等人定会万死保护公主安危!”

    其余护卫也即刻附和,但心里怎么想的甘不甘心就不知道了。

    他们只知道,一天之内这位往常不受宠的大公主得了皇上青眼,并派他们过来护着这位大公主。

    他们很清楚,心里再看不上这位嚣张跋扈只知贪图享乐的大公主,但真的护不住,等待他们的也是给这位大公主陪葬,所以自然也会真的以死相护。

    洛青才不管他们真不真心,能用就行。

    洛青回到寝殿,挥了挥让平时服侍的婢女退下,这才坐在桌子上,倒了两杯茶水,推过去一杯到对面的空桌子上,朝着空荡荡的寝殿开口道:“本宫今晚有事外出一趟,让阁下久等了,一杯薄茶聊表歉意。”

    藏在房梁上将不久前大公主与护卫等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的影十六:这会儿阁下了?不是狗东西了?

    他怀疑大公主是故意当着他的面骂他的,还让他不能做什么。

    影十六无声无息落在不远处,并没有靠近,他这次来是询问大公主一件事的,可没打算真的喝茶叙旧,反而是上次派来的刺客毒发的模样记忆犹新,这位大公主并不如表面上这般,反而一身的谜团。

    影十六开门见山:“七十二楼影卫前来赴约。”

    洛青看他躲自己跟躲瘟神似的也不恼,反而放下心,看来这七十二楼还算讲诚信,说求和不杀他还真的不杀,甚至担心着了自己的道。

    洛青:“既然来了,那本宫再次确定一下,你们确定不再刺杀本宫?”

    影十六并没有承诺:“这一次作废。”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这位大公主以后不会被人继续买命,这一次大公主不在他们七十二楼的刺杀名单里,但谁也不能保证面前这位大公主日后不会成为一个恶人。

    到时候也就会上了他们的名单,一旦有人出得起价格,他们七十二楼也不会有钱不赚。

    洛青听懂了,但也不介意,这一次作废就行:“可以,不知你们想从本宫这里知道些什么?”对方求和要放弃刺杀,显然是想从他身上图谋什么。

    如果七十二楼放过他却不图谋什么他才该担心。

    影十六:“的确有一件事想从大公主这里解惑。”

    洛青:“哦?什么事?”

    影十六:“上一次大公主对七十二楼的影卫出手所用的毒来自何处?出自什么人之手?还望大公主为某解惑。”

    洛青的指腹摩挲着茶杯的边缘,面上不显,心头却是意外。

    他猜到七十二楼想从他这里知晓什么事,甚至很是重要,也许是有人想买这个消息,出的价格足以让七十二楼放弃这次刺杀,没想到竟然是自己上一次为了保命从系统那里3个积分买来的毒粉。

    洛青心头很快闪过好几个可能性,却又被他一一否定。

    系统出品的毒效果不错,但也会根据积分的多少兑换的效果不同,上一次他只剩下3积分,所以买下的毒粉并不致命。

    虽然效果好,但一种不致命的毒不至于让七十二楼为了想得到这种毒粉出自何人之手放弃这笔刺杀的生意以及赔上七十二楼的一次失败信誉。

    这世上能代替这种毒粉的代替毒不少,七十二楼不至于做这种亏本买卖。

    那么就不是因为这个毒,而是……出自制作出这种毒的人。

    问题是……这毒是出自系统,还是说,系统为了平衡这书中时空所用的毒也是书中世界所存在的?

    自己用的这种毒也许刚好与七十二楼要寻的制作毒的主人有关,这才有了这次【求和】?

    洛青想通这一点,在心里询问系统,但系统并未回答他。

    要么是系统也不知道,要么……是系统不能说。

    洛青心思一转,模棱两可道:“你说上次那毒药啊,是本宫偶然从一个西域商人那里得来的,怎么了?可是这毒有什么问题?那可跟本宫无关,毕竟本宫也是听那西域商人说这种毒无解,但是他配备的有解药,本宫当初是为了解药才一并买下来这种毒的。也是以防万一,毕竟本宫名声不太好,指不定得罪了哪个宵小想刺杀本宫呢?”

    影十六觉得这大公主话里有话在内涵他们七十二楼,但他没证据。

    影十六听他说也不知道皱眉,怀疑瞧着洛青:“大公主确定不清楚?随便一个西域商人说这毒无解公主就信了?公主可莫要觉得某是上一次来的影卫这般好骗。”

    七十二楼培养的影卫平时只管按照命令行事,虽然是执行命令的一把好手,但脑子转的慢,这才被大公主钻了空子。

    洛青无辜耸耸肩,本来也没想过会信:“你要是不信本宫也没办法,毕竟这西域商人说得言之凿凿,加上卖的便宜,本宫是抱着随便买买的想法。”

    影十六:“随便买买会刚好随身携带?大公主,你要清楚,买你一条命的雇主花了十万两买你的命。如果公主不能为某解惑,十万两不值得,到时候会发生什么,某就不知道了。”

    洛青:“怎么?你们这是要毁约?”

    影十六:“自然不会,但是……与我们七十二楼结仇,也并不是好事不是吗?”

    洛青单手托着下巴:“可本宫是真的不知道出自什么人之手,兄弟你这不是为难本宫吗?这样好了,你换个解惑,直到找到一个你想知道的,本宫也能解答的,这样双方都满意不好吗?”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