刻刀放在玉案上的声音发出清脆的一声,却也让影十六影十七二人后脊背一寒。

    果然下一刻,只听上首传来一道冷漠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影三十,废一手一脚,散了内力,逐。”

    影十六影十七松口气,虽然影三十犯了错,但他们相处这么多年,的确不想对方死在他们手里,至于被逐出去后能不能活下来,那就凭他自己的本事了。

    “属下稍后就去办。只是如今任务已经接了,大公主那边可还要继续?”

    七十二楼同样还有一个规矩,那就是接了就会完成,从无失手。

    上首的男子却是答非所问:“她说是本座的故人?”声音冷漠,没有任何起伏,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事,听不出喜怒。

    影十六应了声:“大公主应该是用此来麻痹派去刺杀的影卫寻求一线生机,事后大公主立刻进了宫。”之后不到万不得已,怕是这位大公主在事情没有了结前,估计不会出宫了。

    那时间一到,岂不是任务要失败?虽然这任务是影三十接的,但在此之前影三十代表七十二楼。

    任务失败,这将会成为七十二楼第一个失败的任务。

    男子的指腹在刚刻好的木人上摩挲一下,漫不经心不甚在意道:“她所下的毒你不曾见过,症状是什么?”

    相较于这位大公主,他反倒对这毒更感兴趣一些。

    影十六想了想那位昏迷影卫的症状:“回禀主上,毒素并不致命,就像是酒醉沉睡,但全身上下包括一张脸像是浑身的血管显露连成线般,遍布全身,就像是血状的蜘蛛网,很是诡异。”

    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毒,所以才颇为意外,毕竟这种毒按理说不应该会出现在李洛青这位大公主手中。

    这位大公主连个得力的暗卫都没有,也没有自保的能力,寻人也要求上他们七十二楼,怎么看都不像是有这种渠道能得到这种毒的样子。

    影十六说完却半晌没听到上方的动静,直到许久,才听到楼主带着些异样的声音传来:“你说状若醉酒,可是除了蜘蛛网红线血痕外……脸红如胭脂?”

    影十六意外:“正如主上所言这般,主上可是知道这是什么毒?”

    但下一刻却只听一道声响,是楼主竟然从上首的位置站起身,与此同时上首压着极重的威压:“将那中毒的暗卫即刻带来!”

    影十六二人被楼主的反应惊到了,毕竟这几年和楼主相处下来,他们对于楼主还算了解,头一次见到楼主这般反应,虽然不太明显,但还是被他们敏锐察觉到。

    楼主怎么突然对这毒感兴趣了?还是说……不是这毒有问题,而是持有这种毒的人有问题?

    不会这位大公主真的是楼主的故人吧?他们是楼主创办七十二楼前才跟着楼主的,也知道当年楼主之所以花重金创办七十二楼的原因是想寻一个人,一个生死不知下落不明的人。

    影十六只知道楼主要寻的人是他的救命恩人,虽然的确是个女子,却与大公主的年纪也对不上啊,当年那要寻的女子已然十八岁,这位大公主今年可才十八。

    但影十六也不敢多问,匆匆将那个还昏迷不醒的影卫给带了进来。

    等人抬到议事堂,上首的人抬步拾级而下,最后一步步走到近前,垂着眼戴着面具瞧不清模样神情,静静瞧着仿佛一张脸如同煮熟的虾仁般的影卫。

    影十六二人眼睁睁看着楼主袖袍一扬,影卫翻了个身,露出脖颈,发髻下方脖颈正中的位置有一道颜色很重的红痕,鲜艳欲滴,几乎与那脸色相同。

    影十六二人意外不已,楼主对这种毒竟然了解至此,怕是当真这毒与楼主真的有点关系。

    果然,等确定这毒真的是自己知道的那种毒,男子拢在袖中的手掌渐渐攥紧了木雕:“刺杀大公主的任务搁置,本座十日内要知道大公主手中的毒出自什么人之手。”

    影十六影十七对视一眼,立刻单膝跪地,拱手领命:“是,属下这就倾其所有去查,定不负所望。”他们心中有种预感,给大公主李洛青这种毒的人,怕正是楼主这几年要寻之人有关。

    这事对楼主而言才是重中之重,别说只是一次任务失败,如果真的能寻到,怕是毁了七十二楼楼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

    另一边,洛青大半夜突然进宫来到永寿宫,康贵妃虽然已经歇了还是起身,匆匆到了外殿,上下瞧着洛青,看到他完好无损才松口气,挥退其余人才压低声音:“怎么这会儿过来了?可是出了什么事?”

    以康贵妃对洛青的了解,他不会无缘无故冒着引起皇上的注意跑进宫,除非出了什么大事,让他不得已进宫。

    洛青也没瞒着康贵妃,毕竟要命的事,他如今成了李洛青,一个处理不好小命就丢了,不说的话更会让康贵妃担心,干脆坦白:“府里有人要刺杀我,姨母也知道府里那些侍卫不顶事儿,我这才匆匆进了宫。”

    “什么?!”康贵妃瞪大了眼,美目里都是惊惶不安,“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刺客杀你?可知道是什么人?难道是暴露了?”她一时间想过无数的念头,甚至做好了一旦真的暴露她不惜一切也要保住胞妹唯一血脉的念头。

    洛青赶紧安抚道:“不是,没暴露,是有人买凶杀我,不是敬阳帝。”要真的是敬阳帝,他这会儿就不是被刺杀,而是直接被下了大狱,等着被砍头了。

    康贵妃也是太着急没转过弯,这会儿被洛青解释才松口气:“对对,不是皇上,可怎么好端端的有人买凶害你?”

    洛青是大公主,谁这么不长眼敢和皇帝亲封的公主作对?甚至动了杀心敢在老虎头上拔毛?

    洛青想了想,他本来是想瞒着康贵妃先查长公主以及盛世子的事,等有了证据验证了他的猜测再告诉康贵妃,但显然幕后之人比他想的还要狠,怕是从自己从青楼带走滕氏女的那一刻,幕后之人就动了杀心。

    这么短的时间出手,显然是不想自己能活着查到,活着有时间将可能知道的秘辛泄露出去。

    对方不一定知道自己知道,但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宁杀错不放过,却也间接证明自己的猜测……怕是真的。

    能请得动七十二楼,还有胆子杀自己这个公主的,对方显然不怕得罪自己这个公主,还要给的钱足够多,否则七十二楼也不会接,好歹……自己这个身份不受宠可也是大公主。

    有钱有背景还非要杀自己灭口,除了盛驸马……他想不到第二个。

    洛青带着焦急的康贵妃坐在贵妃椅上,才认真看着康贵妃说出一个名字:“盛驸马。”

    这个熟悉的称谓出现在康贵妃耳边她愣了好半天,才眼睛动了动,美艳的一张脸上闪过各种情绪,惊讶错愕到难以置信,最后在瞧着洛青认真的眉眼变得凝重:“皇儿你确定?可你与盛驸马见过的次数屈指可数,他何以动了这般杀念想要对你出手?”

    长公主不怎么进宫后,身为长公主的驸马自然也不会进宫,加上盛驸马没有任何官职在身,更不会在宫中走动,接触到洛青的机会也不多,这好端端的盛驸马为何下此狠手?

    康贵妃第一时间想到是不是长公主当初帮她隐瞒洛青身份的事暴露了?

    盛驸马为了长公主以及日后不会被皇上牵扯干脆杀了皇儿灭口,以免日后连累他们?

    洛青猜到康贵妃会第一个想到的原因,摇头直接否认:“不是姨母想的那个,是……我知道了盛驸马的一个秘密,他怕我会泄露出去,干脆买|凶杀人。”

    康贵妃深吸一口气,皱眉,脑海里浮现盛驸马那张温和的脸,有些模糊,不怎么见到已经记不太清这位盛驸马的模样:“他难道在外头养情人了?怕被长公主知道?也不对,这也不至于杀你灭口啊。”

    洛青:“是也不是,事情比这个还要严重得多。”

    康贵妃好半晌都没回过神:“比这……还严重?”

    她想不出还有什么,难道是盛驸马想杀了长公主?

    但也不是,临河盛氏还想借着长公主的势,加上没了长公主盛世子还年轻根基不稳,盛驸马也没有理由杀鸡取卵。

    洛青也不再让康贵妃继续猜,把自己怎么偶然遇到滕氏女,加上滕氏女所说,外加自己打探到猜测到的一切都说给了康贵妃听。

    康贵妃一开始听到的时候还觉得不可能,可越听一颗心越是往下沉。

    如果一开始只是皇儿的猜测没有得到证实也只是一个猜测,但能拿出这么多钱买|凶杀人甚至动作这么快,康贵妃能在宫中活下来稳坐贵妃之位也不是真的蠢笨,她很快明白洛青为什么确定了。

    盛驸马这一招显然是不打自招,因为心里有鬼,即使滕氏女都不知道真相,但仅凭一个会暴露的可能性,他都没打算留。

    毕竟这件事如果真的泄露出来,那么不仅盛驸马与滕氏小娘子,如今的假世子,整个临河盛氏都将会因为他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盛驸马为了整个家族不惜一切杀了可能会查到端倪的皇儿也就能对得上。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